道 法 演 說 - 打 坐 與 冥 想:

 

前言

不 同 宗 教 都 有 打 坐 的 訓 練,而 除 去 宗 教 色 彩 的 靜 觀 更 受 不 少 心 理 學 家,精 神 科 醫 生 等 視 為 一 種 有 效,

紓 緩 身 心 的 方 法。但 同 時 有 不 少 人,打 坐 打 到 滿 天 神 佛,甚 或 引 來 靈 界 騷 擾。

究 竟 打 坐 是 好 是 壞?不 同 宗 教 和 神 功 如 何 看 待 打 坐?打 坐 是 否 一 定 要 有 老 師?

在 此,本 文 將 一 般 人 打 坐 的 目 的 分 為 兩 種:1.追 求 身 心 健 康 2.追 求 神 秘 體 驗,與 神 和 其 他 存 在 溝 通 或 宗 教 境 界 追 求。

下 文 將 由 各 教 的 經 典 分 析 打 坐,最 後 分 享 由 神 功 看 打 坐 的 觀 點。

 

一) 道 教 打 坐

在 深 山 打 坐 成 仙、修 練 法 術 是 不 少 人 對 道 教 法 教 的 刻 板 印 象,化 氣、化 神、還 虛 等 詞 語 隨 著 影 視 作 品 深 入 民 心,

在 衣 食 足 後,大 眾 對 形 而 上 的 追 求 增 加,氣 功 丹 道 等 書 籍 琳 瑯 滿 目,究 其 是 起 了 養 生 作 用 還 是 令 人 走 火 入 魔?

歷 代 前 賢 如 何 看 待 打 座?本 館 無 丹 道 傳 承,自 是 不 應 在 此 問 題 上 指 手 劃 腳,不 過 眼 看 不 少 客 人 網 友,都 自 修 修 出 毛 病,

只 好 多 口,拾 前 人 牙 慧,把 古 人 的 觀 點 和 本 館 的 經 驗 和 大 家 分 享 一 下。

第 一,道 教 有 不 少 打 坐 法 門 須 要 請 神 設 壇,書 符 念 咒,掐 訣 存 想,例 如 服 雷 氣 法 門 等 等,實 為 各 派 修 法 之 用,

只 能 在 有 師 承 的 情 況 下 學 習 修 行,否 則 輕 者 勞 徒 無 功,重 者 胡 思 亂 想 走 入 精 神 病 的 大 門,更 甚 者 引 來 靈 界,禍 延 來 世。

筆 者 曾 在 網 上 見 人 發 帖 提 問 如 何 修 行 雷 法,令 人 汗 顏。

第 二,道 教 鍾 呂 丹 法 傳 播 甚 廣,衍 生 不 同 派 別,對 於 能 否 自 修 自 學,有 不 同 的 說 法,

筆 者 總 結 前 人 看 法:低 層 次 的 修 行 可 以 自 修 自 學,但 大 前 提 是 修 者 已 有 足 夠 和 正 確 的 認 知,有 一 定 風 險,

如 有 明 師 指 導 更 好;高 層 次 的 修 行 無 明 師 指 導 有 高 危 險 性。

本 文 述 而 不 作,以 下 將 列 出 不 同 觀 點 的 出 處,有 否 斷 章 取 義 讀 者 可 自 行 判 斷。

所 謂 儘 信 書 不 如 無 書,筆 者 並 非 全 盤 採 納 經 典 的 說 法,不 過 相 對 時 下 一 些「名 師」的 學 說,倒 寧 願 大 家 多 看 經 典。

但 重 點 聲 明,如 性 格 經 常 疑 神 疑 鬼,或 本 身 容 易 招 引 靈 界 者,不 要 輕 試。

筆 者 不 敢 鼓 吹 或 反 對 大 眾 自 學 打 坐,不 過 希 望 有 意 者 先 把 下 面 提 及 的 經 典 細 味,減 少 出 錯 機 會。

至 少 這 些 是 歷 代 高 道 為 普 傳 丹 法 而 著 或 編 輯 所 成,比 起 今 人 一 些 理 論 更 受 得 起 時 間 考 驗。

鍾 離 權 之《破 迷 正 道 歌》云「這 些 金 液 還 丹 訣。不 遇 仙 師 莫 強 攻。」

張 真 人《悟 真 篇》又 說「饒 君 聰 慧 過 ? 閔,不 遇 師 傳 莫 強 猜。」

看 來 打 坐 高 深 莫 測,非 入 仙 山 拜 師 不 可 為。皆 因 中 華 知 識 傳 播 一 向 嚴 謹,自 古 丹 經 多 用 暗 語,

鉛 汞 水 火 龍 虎 金 公 黃 婆 玄 關 不 知 所 云,強 猜 者 多 誤 入 歧 途,害 己 害 人。

但 白 玉 蟾 祖 師《修 仙 辯 惑 論》中 的 陳 泥 丸 又 云「噫,師 在 天 涯,弟 子 在 海 角,何 況 塵 勞 中 識 人 為 甚 難,

今 但 刊 此 散 行 天 下,使 修 仙 之 士 可 以 尋 文 揣 義,妙 理 昭 然,是 乃 天 授 矣 乃 何 必 乎 筆 舌 以 傳 之 哉。」

似 是 叫 有 緣 得 書 者 自 修,《張 三 丰 全 集》中 亦 有 類 近 意 思,究 竟 後 世 人 何 去 何 從?

其 實《鍾 呂 傳 道 集》中,已 把 各 種 丹 道 暗 語 一 一 說 明,實 因 時 人 不 知 真 義,錯 誤 多 多,故 鍾 呂 兩 位 祖 師 傳 下 真 訣 以 辟 謬 誤。

其 後 歷 代 祖 師 為 求 把 丹 法 普 傳,可 謂 愈 寫 愈 直 白,最 後 簡 化 為 清 靜 無 為 而 有 為。

除《鍾 呂 傳 道 集》、《靈 寶 畢 法》外,王 重 陽 祖 師 的《五 篇 靈 文》、張 三 丰 祖 師 的《大 道 論》《玄 機 直 講》、

白 玉 蟾 祖 師《修 仙 辯 惑 論》、清 代 高 道 閔 一 得《上 品 丹 法 節 次》、《還 源 篇 闡 微》、

由 呂 純 陽 祖 師 扶 乩 傳 下 的《百 字 碑》等 可 謂 丹 法 普 傳 之 代 表 作,道 出 了 打 坐 的 原 理 和 風 險。

篇 幅 所 限,各 經 典 的 具 體 內 容 未 能 詳 細 分 享,讀 者 可 自 行 查 閱 研 究。

二) 佛教坐禪

佛 教 打 坐 即 坐 禪,有 不 同 的 方 法,如 次 第 禪、止 觀、默 照 等,其 原 理 不 二,不 過 為 方 便 說 明,此 處 以 默 照 為 說 明。

「在 任 何 狀 況 下,知 道 自 己 在 做 什 麼,就 叫 做 照。譬 如 說:「我 在 吃 飯,我 在 胡 思 亂 想,我 真 煩 惱,我 真 生 氣,我 好 快 樂 ……」知 道 在 做 什 麼,是 照。」

「發 覺 有 這 種 種 狀 況 發 生,馬 上 終 止 它,並 且 告 訴 自 己 說:「我 不 要 跟 著 它 跑!」這 就 叫 做 默。」(取 材 自《聖 嚴 法 師 教 默 照 禪》)

以 筆 者 自 己 文 字 略 述,打 坐 時 觀 察 到 自 己 在 呼 吸,吸 氣 涼,呼 氣 暖,感 覺 到 自 己 身 體 種 種 活 動,聽 到 環 境 的 種 種 聲 音,對 這 一 切 不 產 生 心 理 化 應,

心 自 然 專 注,心 中 如 起 種 種 雜 念,不 去 對 抗,不 去 否 認,先 是 察 覺 雜 念,後 是 終 止 雜 念,再 起 再 止。聖 嚴 法 師 將 其 步 驟 分 為 散 亂 心、集 中 心、統 一 心、無 心。

初 時 先 照 後 默,後 來 則 默 照 同 時,行 坐 住 臥 都 不 離 此 道,則 為 禪 也。如 等 車 時 了 解 到 自 己 在 站 立,感 受 自 己 重 心 的 分 布,明 白 自 己 聽 到 種 種 不 同 聲 音,

感 受 自 己 當 下 有 否 因 久 久 等 車 而 煩 躁,有 否 因 今 日 被 上 司 責 罵 而 怨 怒,之 後 一 一 終 止,只 活 在 當 下。

佛 教 為 何 有 此 訓 練?佛 教 教 人 應 無 所 住 而 生 其 心,道 理 明 白,又 有 幾 人 做 到?我 們 明 白 錢 財 身 外 物,但 破 財 時 不 免 氣 急 敗 壞;

我 們 明 白 口 生 在 他 人 面 上,但 被 人 說 三 道 四 時 不 免 心 生 煩 躁;我 們 明 白 生 老 病 死 無 可 避 免,但 親 友 離 世 時 不 免 撕 心 裂 肺 之 痛,更 甚 者 大 受 打 擊,久 久 不 能 回 復 正 常 生 活。

這 是 因 為 我 們 會 被 心 中 種 種 情 緒,外 界 種 種 變 化 牽 著 走,憂 苦 身 心。連 自 己 被 牽 著 走 也 不 知 道,是 無 照 無 默。

默 其 所 照 為 默 照。能 清 楚 了 解 眼 所 見、耳 所 聞、身 所 觸 所 動、意 所 想(如 我 在 生 氣,我 在 傷 心),而 不 被 六 塵 牽 著 走,則 能 以 平 常 心 面 對 生 活 一 切 所 遇,煩 惱 是 存 在,

但 對 自 己 的 影 響 就 會 減 少,是 故 於 身 心 有 益。

打 坐 會 否 出 差 錯?「默 中 失 照。渾 成 剩 法。」如 失 去 照 只 有 默,則 人 沉 醉 於 自 己 的 心 理 寂 靜,如 頑 石 無 異,打 坐 後 心 中 一 片 死 氣 沉 沉,生 厭 世 之 感,於 人 何 益?

甚 或 不 小 心 至 魂 魄 離 身,輕 則 丟 魂 落 魄,重 則 魂 魄 被 靈 界 所 奪,後 果 不 堪 設 想。是 故 法 科 有 打 坐 花 字,有 壇 或 神 位 上 的 師 公 保 護,即 使 出 了 差 錯 亦 有 師 公 相 助。

有 宗 教 背 景 者,亦 有 其 門 派 之 護 法 保 護。常 人 如 能 保 持 正 確 的 打 坐 方 法 自 然 無 礙,如 不 小 心 出 錯 後 果 可 大 可 小。

 

千 奇 百 怪 的 打 坐「功 法」和 概 念

其 實 筆 者 近 來 在 網 上 看 到 不 少「功 法」,或 不 少 人 在 網 上 的 經 驗 分 享,不 禁 有 些 頭 大。(不 要 對 號 入 座 )

 

1. 把 迴 光 理 解 為 吸 收 宇 宙 能 量

人 的 心 神 經 常 放 於 外 界 聲 色,心 動 神 馳,耗 損 心 力。把 心 神 收 回 己 身,放 下 外 緣 為 休 養 身 心 之 第 一 步,即 迴 光 也。

此 概 念 見 於 不 同 經 典,在《太 乙 金 華 宗 旨》尤 被 重 視。在《五 篇 靈 文》中 則 言「外 三 寶 不 漏,內 三 寶 自 合 也。」

何 來 吸 收 宇 宙 能 量?君 不 見「上 藥 三 品,神 與 氣 精」?用 得 著 吸 宇 宙 能 量?即 使 你 能 吸,宇 宙 能 量 一 定 對 你 有 益?宇 宙 幅 射 足 以 致 命。

心 中 想 著 吸 宇 宙 能 量、採 氣 等 等,有 如 把 心 神 打 開,反 容 易 受 外 靈 侵 入。

題 外 話,近 年 有 一 種 理 論 說 要 向 宇 宙 下 訂 單,即 把 自 己 的 願 望 在 心 中 不 斷 重 復,宇 宙 力 量 幫 你 心 想 事 成。

其 實 世 上 無 免 費 午 餐,把 自 己 的 願 望 在 心 中 不 斷 重 複,確 有 可 能 把 訊 息 傳 出 去,但 不 是 傳 出 宇 宙,而 是 傳 給 路 過 的 鬼 神,鬼 神 幫 你 完 成 願 望 後,訂 單 如 何 結 算?

 

2. 以 意 運 氣

不 少 現 今 的 書 本、網 友 都 提 倡 以 意 運 氣,其 實 在 中 國 傳 統 養 生 術 中 是 有 導 引 之 法,但 用 在 打 坐 中 卻 易 出 差 錯。

《百 字 碑》云「性 定 氣 自 回」,心 神 安 定,人 身 精 氣 自 然 修 復,如 睡 眠 中 身 體 肌 肉 自 然 修 復 一 樣。

平 日 精 氣 在 日 常 生 活 中 不 停 耗 損 為 順 行,精 氣 足 則 自 行 舊 道,由 督 脈 上,任 脈 下,為 逆 行,

王 重 陽 謂「身 心 大 定 無 為,而 神 氣 自 然 有 所 為。」其 實 人 是 不 應 該 用 自 己 意 志 運 氣,所 謂「命 寶 不 可 輕 弄」,否 則 容 易 把 自 己 的 真 陽 打 亂,

張 三 丰 云「真 陽 一 散,陰 氣 用 事,晝 夜 身 中 神 鬼 為 害,不 論 睜 眼 合 眼,看 見 鬼 神 來 往,即 耳 中 亦 聽 得 鬼 神 吵 鬧。

白 日 閒 覺 猶 可,到 晚 來 最 難 過,不 敢 靜 定 一 時。」把 自 己 體 內 的 機 制 打 亂,對 靈 界 的 抵 抗 力 就 變 弱,容 易 犯 邪。

坊 間 有 說 把 練 氣 功 者 練 通 穴 道,則 易 被 外 邪 附 體,其 實 他 不 是 打 通 穴 道,是 強 行 打 亂 了 身 體 機 制 運 作。

筆 者 在 網 上 看 過 一 篇 文 章,作 者 說 發 覺 打 坐 時 感 覺 氣 由 督 脈 上 很 難,於 是 他 自 創 用 意 念 引 氣 由 任 脈 上,督 脈 下 ......

 

3. 打 坐 頓 悟 成 仙

不 少 經 典 稱 丹 功 為 最 高 級,最 直 接 修 行 成 仙 的 方 法,又 稱 得 師 傳 口 訣,金 丹 片 刻 可 就。

所 謂 儘 信 書 不 如 無 書,從 上 述 經 典 可 見,丹 功 實 為 修 心 養 性,延 年 益 壽 之 法,

在 人 人 追 名 逐 利(現 代 何 嘗 有 不 同),同 時 衛 生 醫 療 水 平 較 低 的 古 代 社 會,確 是 修 道 之 基 礎,

前 人 祖 師 以 頓 悟 為 引 人 向 善 之 招 來 亦 無 不 可。但 現 代 人 仍 妄 想 自 己 無 師 自 通,在 家 打 坐 便 見 到 仙 佛,修 成 神 通,甚 至 得 道,未 免 異 想 天 開。

 

4. 前 人 如 白 玉 蟾 都 明 言 留 下 經 典 讓 人 尋 文 揣 義,是 否 全 無 風 險?

睡 覺 可 以 讓 身 體 自 我 修 復,打 坐 安 定 心 神 讓 人 精 氣 自 我 修 復,但 睡 覺 姿 勢 不 佳 可 引 致 落 枕、睡 眠 窒 息,那 打 坐 可 有 風 險?全 憑 讀 者 自 己 衡 量。

對 丹 功 之 養 生 和 修 心 養 性 的 境 界,前 人 有 心 留 下 一 條 入 門 之 路,但 針 對 高 層 次 的 修 行 如 出 陽 神 等,本 館 不 建 議 大 家 自 行 輕 易 嘗 試。

本 館 見 不 少 自 修 之人,因 打 坐 而 犯 邪,更 甚 者 以 為 自 己 遇 神 仙 真 傳。

因 為 達 到 統 一 心,很 容 易 出 現 光 音 無 限 等 現 象(打 坐 中 見 大 光 明),此 時 人 的 感 觀 變 得 敏 銳,或 會 見 到 聽 到 靈 界,如 得 神 通。

常 人 如 滿 足 此 境,則 容 易 弄 得 滿 天 神 佛,如 有 心 與 靈 界 溝 通,就 好 像 打 開 大 門 請 君 上 身 一 般。

是 為「照 中 失 默。便 見 侵 凌」莫 講 自 修 之 人,即 使 跟 聖 嚴 法 師 學 禪 者 亦 有 出 此 問 題。(此 乃 聖 嚴 法 師 書 中 所 述,非 筆 者 不 敬 )

正 統 佛 教 不 追 求 神 通,故 對 於 光 音 無 限 等 等 境 界,都 要「默」,視 如 不 見,不 生 沾 沾 自 喜 之 心,禪 宗 名 言「佛 來 佛 斬,魔 來 魔 斬」就 是 處 理 異 象 的 最 好 方 法。

即 使 你 所 見 乃 儲 佛 菩 薩、仙 聖,可 能 是 你 心 生 幻 想,可 能 是 靈 界 假 扮,如 其 對 話 並 無 益 處,

即 使 萬 中 無 一 的 情 況,真 是 仙 聖 到 來,如 果 你 求 的 是 自 己 的 身 心 安 寧,仙 聖 路 過 又 干 卿 何 事?一 概 置 之 不 理 即 可。

如 果 你 求 的 是 神 秘 體 驗,與 神 溝 通,還 請 到 神 功 門 正 式 拜 師 學 藝。

究 竟 打 坐 是 否 須 要 老 師 的 指 導?還 是 可 以 自 學?這 取 決 於 你 如 何 看 待 打 坐。

如 果 你 視 為 一 種 保 健,減 壓 的 手 段,基 本 上 你 不 會 考 慮 自 己 是 否 開 悟 等 問 題,思 想 較 單 純,出 錯 機 會 少。 靜 觀 既 被 現 代 醫 學 認 證,但 求 身 心 安 泰,依 法 行 之 亦 無 妨。

現 時 不 少 學 校、大 學、醫 療 社 福 機 構 亦 有 舉 辦 不 同 靜 觀 課 程,筆 者 無 參 加 過,不 過 看 其 內 容 倒 和 自 學 無 差,但 加 添 了 社 工 對 談 等 環 節 而 已。

事 實 上 打 坐 傳 入 日 本 後,亦 被 各 武 術 門 派 採 用 為 精 神 訓 練 之 一,以 在 對 敵 時 保 持 冷 靜。不 過 就 如 做 運 動 一 樣,事 後 如 有 異 樣,理 應 停 止,反 覆 檢 討。

如 果 你 視 打 坐 為 一 種 佛 法 或 宗 教 修 行,就 必 須 有 老 師 針 對 你 的 情 況 進 行 指 導。

因 為 你 既 有 求 佛 之 心,必 然 會 有 種 種 疑 惑,我 是 否 入 了 定?這 是 甚 麼 定 境?我 所 見 的 是 幻 覺 還 是 靈 界 騷 擾?

因 為 你 追 求 的 境 界 更 高,疑 惑 自 然 更 多,出 錯 機 會 更 大,自 然 需 要 明 師 為 你 印 證 種 種 境 界,告 訴 你 出 了 異 象 如 何 處 理 等 等。

最 後 引 用 聖 嚴 法 師 的 話 作 小 結,認 真 的 佛 教 徒,週 遭 要 有 合 格 的 老 師 來 教 導、指 引、鼓 勵,是 很 重 要 的。

相 反 的,偶 爾 修 行 的 人 雖 然 不 需 要 隨 著 老 師 來 研 習 和 修 行,但 還 是 以 有 老 師 指 導 為 佳。

 

本 文 之 佛 教 知 識 主 要 出 自《默 照 銘》、《聖 嚴 法 師 教 默 照 禪》、《聖 嚴 法 師 教 坐 禪》。有 興 趣 可 自 行 查 閱。


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| 聯絡我們 | 網站歷史 | 免責聲明 | 友情連接
COPYRIGHTc 2009 Lukyam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